点点的相思 长叹一阵风

春闺梦

可怜负弩充前阵,历尽风霜万苦辛;

饥寒饱暖无人问,独自眠餐独自行;

可曾身体受伤损?是否烽烟屡受惊?

细思往事心犹恨,生把鸳鸯两下分;

终朝如醉还如病,苦依熏笼坐到明。

去时陌上花如锦,今日楼头柳又青;

可怜侬在深闺等,海棠开日到如今。

门环偶响疑投信,市语微哗虑变生;

因何一去无音信?不管我家中肠断的人!

评论
© 鹤屋南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