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的相思 长叹一阵风

[黄喻] 初吻

啊啊啊心都要萌化了ヽ(;▽;)ノ

八顿 · 葛朗台:

给 @小笔记织毛衣 老师!




“说起初吻么,大概,应该是在四岁吧。”


“那个时候父母工作很忙,把我送进了一个私立幼儿园,据说双语教学,现在想想,大概就是教几个单词吧?因为我姓喻,有个小朋友总喜欢叫我fish,结果叫来叫去,连阿姨都忘记了我的名字,每天‘小fish’、‘小fish’地喊,最后,‘fish’成了幼儿园时期唯一记住的单词。”


“真是难以磨灭的记忆。”喻文州说着,高深莫测地一笑。




小fish背着小书包进了中班,找到喜欢的角落,坐下,开始看妈妈给买的童话绘本。


海的女儿有一条蓝色的鱼尾巴,她的头发如水草般柔顺,戴着美丽的贝壳和洁白的珍珠。


“fish!看,那边有个fish!”随着奶声奶气地一声呐喊,小fish疑惑回头,一个小小的身体突然扑了上来,撞掉了他手中的新画书。


“fish!”天降奇兵嗷嗷嗷地大喊,“啊啊啊,白白的fish!”


小fish认出来,这是班里的混世魔王,特别挑食,嗓门特别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可爱的女老师见到这个小家伙就头痛。


“fish!白白的fish!”魔王紧紧搂住小fish的肩膀,“香香的fish!”


“我不叫fish。”小fish认真地纠正,“我——”


话音未落,脸蛋被重重地啃了一口,好痛!小fish顿时忍不住哭了起来。


“啊啊啊啊fish哭了!”魔王叽叽喳喳地叫嚷着,他有一头褐色的短发,眼睛又圆又亮,牙齿洁白。


“大概,因为他的样子比较可爱……蹦蹦跳跳,眼睛圆圆大大亮晶晶,特别像我家邻居养的柯基,所以,我叫他小柯基……柯基非常喜欢咬我,直到今天我也想不通为什么。”


小小的fish安静地缩在角落,摆弄玩具。


“啊啊啊你在这里!”小柯基叽叽喳喳地冲了出来,“fish!”


他照例搂住了fish的肩膀,又是亲,又是啃,弄的小fish一脸口水。起初小fish愣愣地发呆,突然下巴一阵剧痛,他忍不住推开小柯基,呜呜咽咽地掉下了金豆豆。


“咬我……呜呜呜,”小fish哭泣,“他咬我!”


小柯基吧唧亲了一下他的眼睛,“fish!”他又嚷嚷起来,“白白的fish!”


小fish依旧哭泣着,他的玩具被抢走了,画书被丢在一旁,小柯基围着他转圈圈,口水滴滴答答地弄湿了fish的围兜兜。


“我告诉了父母,说有个柯基咬我。家长找到了幼儿园,质问,‘幼儿园怎么能养狗呢!’”


“但其实我说的是那个小朋友。幼儿园的老师也很迷惑,并没有养狗啊?大人们商讨一番,大约是我做了噩梦吧?那个年龄的小孩子,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点儿也不稀奇。”


“后来呢?后来,父母换工作,搬家,我也换了一间幼儿园。记得临走的前一天,小柯基又来咬我,但这一次,他给了我一样东西。”


“一颗很大的巧克力糖,做成了鱼的形状。”


小柯基抱住了小fish,他啃了半天fish柔软圆润的脸蛋,口水淋淋漓漓,“唔哇,白白的,软软的,fish!”


“我不是fish……”小fish反抗,“不是。”


“给你巧克力!”小柯基说,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巨大的糖果,包着花花绿绿鲜艳的塑料纸,“我爸爸从外国带回来的,fish巧克力!”


小fish哭着说,“不要。”


“给你给你。”小柯基把巧克力放进fish胸口的口袋,“嗯!你收了我的巧克力!以后长大要给我当老婆哦!”


“我那时候太小,不知道什么是‘老婆’。小柯基扑上来啃我的脸,然后突然发现新大陆似的,咬住了我的嘴,亲了一下。长大后想一想,那应该就是我的初吻吧?”


“哎呀!甜甜的!”小柯基开心地拍手,“甜甜的fish!”


闻讯而来的老师们捉走了小柯基,安抚可怜的小fish。他明天就要离开这家幼儿园了,小柯基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


“后来……后来我就转学到新的幼儿园了。四岁的这段经历,当时觉得如同噩梦,现在想想,还是蛮有趣的。”喻文州说,翻开了相簿。


黄少天面红耳赤,“……只是两厘米啊,”他微弱地抗议道,“腿并不短的,我比例很好!”


喻文州笑笑,相簿中,儿童节留念,他穿着白色的小衣服,旁边是一个矮矮的小男孩,正抓着他的手,往自己嘴里送。


“这张照片我家都没有呢。”黄少天点点小柯基的脸,“明天就给我去重新洗一张吧……好不好啊我的fish队长?”




—完—

评论
热度(376)
© 鹤屋南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