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的相思 长叹一阵风

[全职]魏索/白马非马

纸喵:

•重写了,删了好多东西 之前的就删除了 不过感觉上好很多
•一发完结 五千字不到

1、
“嗨,老魏!”
“卧槽你谁啊!怎么在老子手机里,老子不需要桌宠啊,你快出去出去,诶,不对,怎么删除啊。”
“喂,别这么无情嘛,你这里挺好的我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反正你手机也不怎么用。”那人躺在页面上,翘着脚。仔细一看还挺精致一人,就是黑色长发显的和整个人的气质不搭。
魏琛就这么呆呆愣愣地拿着手机坐在床上,太魔性了,还是去玩电脑冷静一下。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魏琛和索克,就是这么扯淡。

2、
那天晚上,魏琛在叶修的“威逼利诱”下终于打定主意去兴欣。
而在他做出决定之后,脑海里的第一幕,就是他和索克的相遇。

自嘲地笑了笑,魏琛还是安静地躺下了。
但是他的夜晚并不安宁。如同所有失眠的人,魏琛那晚,上眼皮搭着下眼皮了,可他就是睡不着。
思维那个活跃的啊,他回忆起了很多事情。

索克来的第二天,魏琛凭着神一样的接受能力,默许了索克的存在。如果他赶得走的话。
其实索克的出现对魏琛来说也不是坏事,有人来陪陪自己就犯不着一直去网吧给别人挣钱了。而且索克不用吃东西。

也是这个时候,魏琛才想起来问索克名字。
“喂,你叫什么,总不能一直喂喂这样吧。”
“我昨天没说吗,我叫索克萨尔,你可以叫我索克。”
“那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魏琛?吗?我翻了一下你的网页纪录,一直是用魏琛这个名字的,而且你的朋友都叫你老魏,不是吗。”
“卧槽,你到底干了什么,还有,私自翻别人信息是违法的!”魏琛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他刚刚看这个小东西居然觉得有点可爱?这一定是错觉,一定。

3、
索克心安理得地住下了,在魏琛的手机里。平时也就自己玩玩游戏,偶尔骚扰骚扰魏琛。在他发现自己可以霸占电脑之后。

索克的身份魏琛也不是没有好奇过。
“索克,你到底是谁啊?”
而每次索克都笑的一脸神秘,说什么以后会有机会知道的。
几次下来,魏琛也不再纠结了。

偶然的一次,魏琛发现索克及其怕痒,手机上渺小的图标根本遮挡不住索克的身体,于是魏琛get了索克版打地鼠。
这个游戏成为他的保留游戏,直到索克突然消失。

之后,两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可始终隔着那一道屏幕。

4、
“老魏,这是什么?”索克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可是魏琛看到索克手指的地方,脸色不太好,他的个人私藏,在很隐蔽的地方,居然被索克找出来了。他强忍着想拍死索克的冲动。
“种子是什么意思?”索克继续添油加醋。他怎么会不知道,不过之前不好意思拿这个来开玩笑就是了。
魏琛觉得自己无言以对,于是爆了人生中最快的手速,删了。
索克也没有继续,老魏脸红也是很可爱的嘛,他这样想着。
魏琛则是一脸担心自己教坏小朋友的惊恐状。

小小的插曲也到此结束。索克也知道了,猥琐如老魏,脸皮还是很薄的。

5、
索克到来之后没多久,荣耀上市了。
魏琛兴冲冲地买来了账号卡回家,毕竟家里比较舒服。
设定账号的时候,魏琛犹豫了很久很久。他看着趴在一边无所事事的索克,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他用了索克萨尔的名字,和索克萨尔的样子。
索克萨尔的荣耀就这样开始了。

索克眯了一会儿正伸懒腰,突然发现和自己一模一样一人正屏幕上跑来跑去,能不吓吗。唯一的区别是,那个索克是白头发。
“老魏,你不会喜欢我吧?”索克也就这么随口一说。
“嗯,我喜欢你。”魏琛无比认真地回答。
卧槽,索克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于是把魏琛的视线引向游戏。

6、
那个时候荣耀虽然流行,但还没有到风靡的程度。魏琛在荣耀里也的确可以被称为神一样的少年。
如果有人有心的话,就会发现,这个从一开始就高高在上的账号,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在线的。
索克虽然也要睡觉,但是他故意和魏琛的时间错开,这样打荣耀也不会吵起来。

发现黄少天完全是个意外,一开始只是觉得他很烦,很想修理他。
没想到后来收了徒弟,再后来,黄少天进入了蓝雨的训练营,直到第四赛季出道。

7、
一开始知道有自制武器的时候,魏琛就暗搓搓地跃跃欲试了,只可惜刚刚开放的游戏里材料很不好找。
在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魏琛伙同索克,终于摸索出了适合的材料。
银武成形的那一刻,魏琛几乎哭出来,如果不是隔着那一道屏幕,魏琛简直都想抱住索克亲一口。

死亡之手可以算是荣耀里的第一个高级银武。更重要的是,它是魏琛和索克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才做出来的。
所以,即使后来换了迎风布阵,魏琛也还是非要一把死亡之手不可。
也所以,叶修可以拿死亡之手威胁魏琛。

这个时候的魏琛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喜欢索克的,但是他不敢说。这是一场注定没有结局的暗恋,至少一开始的魏琛是这样想的。
索克全面地侵入着魏琛的生活,但是魏琛却对索克一无所知。就连名字,也不能确定是真实的。
魏琛其实很害怕,一直很害怕。他的内心远没有看上去那么不顾一切。

8、
联盟初次成立,招募战队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经验,也没有组织。
要不是索克问魏琛,我们要不要也搞一个战队玩玩,现在恐怕就不会有蓝雨了。
魏琛在听到索克的提议的时候仔细一想,我这么神一样的少年,问不上谁上。
然后,他们花了一整天仔细看了规则和要求。
成立蓝雨是他们一起做的最伟大的一件事。

“老魏,我们可以一起拿一个冠军。”
索克说的也是魏琛想的。
一起拿一个冠军吧。

战队有条不紊地组织着,荣耀一如既往地游戏着,魏琛也越陷越深着。
他到现在都没有明白自己是怎么喜欢上索克的,索克跟他抢电脑,在他专心的时候突然吓一下,不能帮他订外卖,还把他电脑里的种子都删了。总之是一无是处,除了有那么一点可爱。
看着操作着索克萨尔打怪的趾高气昂的家伙,魏琛笑了笑。

9、
“哎……”临近第一赛季开始,魏琛还没有凑齐装备,不免叹息。这已经是魏琛第37次叹息了。
“老魏,你爱谁啊,都想了一晚上了。”索克也是听烦了,嘲讽技能开启。
“爱你啊。”魏琛认真地看着索克,这是他的心声,即使害怕,仍然毫无保留地表达了。
至少,让我说一句爱你。
索克明显是被吓傻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说一个字。

“索克?”魏琛觉得有点不对。
索克突然蹲了下来,把整个人蜷在一起,魏琛却也只能在屏幕外看着。
索克这样,魏琛也没心思打游戏了,一言不发地看着。
陪他一会儿吧。魏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注意力很快回到索克身上。
“老魏……”索克突然说话。“是真的吗?”
“当然!”魏琛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温和。只给索克看。
“嗯……老魏,我也……喜欢你。”

两人的关系就这样确定下来。但他们的确定,不过是心里明白,魏琛(索克)是喜欢自己的,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
魏琛有时候真的很痛恨屏幕。

10、
第一赛季在败给了嘉室,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
“已经很棒了。”索克不是在安慰魏琛,真的,能做得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魏琛倒是还看的挺开,第二的成绩已经比预期的要好,但是没有拿冠军总是有点遗憾的。
魏琛没有想到的是,这居然成为他一辈子的遗憾。

因为第二赛季快开始的时候,索克突然不见了。
魏琛知道命运是残忍的,可他没有想到命运会这样残忍。
在他好不容易能和索克在一起,至少,每天都可以看到对方,哪怕是说些有的没的之后,就这样让他的索克离开。
前一天晚上,魏琛睡的太死,不然他一定可以听到索克的话。
“老魏,我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喜欢你。可惜,没有办法一起拿冠军了。晚安,老魏。”

11、
第二赛季的蓝雨早早被淘汰,魏琛也不在乎。他只是想,找到他的索克。
他几乎请了所有电脑高手,但答案总是一致地不如人意。
魏琛没有放弃,他把蓝雨托付给方世镜,一心一意想要找到索克。

他一次又一次地燃起希望,一次又一次地失望,整整一年,索克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任谁都找不到。
魏琛终于绝望了,他又回到蓝雨,然后被喻文州打了3:0之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年轻了,蓝雨也不再需要自己了。
与其被赶走,还不如自己离开。魏琛从来都很会做选择。

他想了很久很久,他想把索克萨尔的账号卡偷偷带走,就假装被弄丢了。他也考虑过要不要干脆把这张卡掰了。
但是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做,安静地留下账号卡离开了蓝雨,这个他曾经最爱的地方。

然后他又买了一张卡,胡乱地起了名字,又鬼使神差地用了自己的样子。
索克如果看到,就可以一眼认出他了。
也是那个时候,他开始自称为老夫。说着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少年。
别人都以为他自夸自大,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神一样的少年。

12、
虽然索克萨尔的卡不在身边了,魏琛会时不时看看索克萨尔的最新情况,慢慢变成一个习惯。
他是最了解索克萨尔的人,没有之一,就连索克萨尔后来的主人喻文州也比不过他。

索克萨尔的装备一点点改变,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样。
魏琛看着很心痛,但是无可奈何,他知道,这将会是索克萨尔最好的归宿。
什么时候死亡之手也被换下,变成了灭神的诅咒。
看着与当初完全不一样的索克萨尔,魏琛突然明白,这早已不是他的索克了,魏琛也突然觉得高兴,没有理由的。
而魏琛也在之后的比赛中亲手击败了索克萨尔。

索克,在这几年中,没有出现过。魏琛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美好的梦,现在,梦醒了。

魏琛依旧是一副屌屌的,重情重义的模样,以前,是真的,现在,也是真的,只不过,现在他还要掩饰内心的痛苦。
也许时间久了,就不会痛了。

13、
真的是,怎么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魏琛躺在床上自嘲,却依然睡不着。
之所以答应叶修去兴欣,一是死亡之手在叶修手上,二是他真的想拿一个冠军,为了自己,也为了索克。
“索克,你等着吧,老夫一定会拿一个冠军给你。”

魏琛到了兴欣之后,其实有点失望,一个连人还不齐的战队,说什么拿冠军啊。
可是他心里也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年龄是不可逃避的事实。
死亡之手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这让魏琛很欣慰。

除去帮叶修看千机伞的材料,魏琛在比赛里,尤其是后期,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对此,他自己是自责的。

14、
当索克萨尔出现在对面,魏琛前所未有地紧张了。熟悉的相貌,陌生的感觉。
凭借自己多年对术士职业的研究和对索克萨尔无与伦比的了解,魏琛也在那一场完成了一拖三的壮举。
看着迎风布阵化为白光退出场外,魏琛捏了捏有些酸胀的手臂,一下子头昏眼花。
这么高强度的对战对于魏琛来说已经非常勉强。

不过看着荣耀的后辈们这么厉害,魏琛觉得很高兴。
术士,索克萨尔,终于消失在魏琛的视线中。连习惯也不曾留下。

15、
兴欣战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投资商也找战队做账号卡的手办,贫困的战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不过只有君莫笑和寒烟柔名声大噪,投资商也想着就做他们的。
不过魏琛哪肯,磨了半天嘴皮,对方终于同意做一小部分全员。
完工后魏琛非要拿了一个迎风布阵的。
兴欣众人嘲笑他自恋,他也没多解释,愉悦地回来房间。

后来,他们看到魏琛的床头还放着一个索克萨尔早期的手办,众人也就了解了。
因为那时,他们已经见过,让魏琛如此执着的索克了。
索克没什么事,就也被拉去技术部,从此,大家进技术部之前都要戴墨镜。

16、
冠军!
魏琛在接过冠军戒指的时候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这本来就是他应得的。
凑热闹地挤过去和叶修他们一起捧起奖杯,魏琛笑了,他也哭了。
拍合照的时候,魏琛笑得一脸春风得意,不过没有人看到他用唇语说的那一声“索克”。

魏琛之所以留下,不过是他还想再多接触几年荣耀,他清楚地明白,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另外,有材料可以研究,有游戏可以玩,还有工资,何乐而不为呢。
魏琛,向来都会做选择。

17、
叶修被从家里赶出,领着国家队去苏黎世比赛。
他没有想到自己回来后魏琛已经订婚了,还是和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男人。
叶修无聊的时候也问过魏琛为什么不找个人,魏琛总是不耐烦地打发他。
临走前他还嘲讽魏琛没人要,不想一回来就被打脸。

魏琛订婚的事实是这样的。
叶修走后,他决定回家拿点东西,那时候走的匆忙,很多珍贵的东西都放在家里了,趁这次一起拿过来。

他一进门就发现了异样。客厅被翻的乱七八糟。
家里进贼了,要去投诉物业。这是魏琛的第一反应。
不过他左看右看也不觉得少了什么,心里更加疑惑。

18、
然后,他推开了卧室的门,接着愣在门口。
床上躺着一个人,玩着手机,翘着脚。眉目间透露着熟悉的感觉,短发的形象一时有些不习惯。
还有那人的脸上也看的出岁月。

听到房门被打开,那人放下手机抬起头,看到魏琛脸上流露出惊讶和喜悦。
不过他很快平静,微笑着说
“嗨,老魏。”
“我回来了。”

-FIN-
希望有人喜欢

评论
热度(21)
  1. 鹤屋南北纸浆 转载了此文字
© 鹤屋南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