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的相思 长叹一阵风

【押金组】向暖

押金组可萌可萌了!

50q:

安文逸成为职业选手之后四年就退役了,并不是手速下降意识退化的原因,荣耀作为存在十几年的网游,被新兴技术带来的新的游戏一点一点蚕食生存空间,最后退出舞台,颇有些悲壮意味。

兴欣战队的最后一任治疗,洒脱地收拾了行李,北上回到了家乡b市。大学的学籍破例还为他保留着,二十五岁的他还可以完成中断的学业,沿着以前的道路行进,尽管从走出机场的时候他还没有完全想好以后的道路。

被叶修发现的时候他二十岁,正在b市某大学念大二法律专业,像沿着清晰可见的道路推进着自己生活,直到被拉进兴欣战队,成为职业选手。

那大概是他二十岁的人生里做出的看上去最不理智的一件事,并且在此之后,这种事越来越多。理智这个词,是别人最经常给他的评价,安文逸本人也一向引以为傲,直到他发现这种特质会成为他的掣肘。

那还是兴欣战队的第一年常规赛时候的事情,安文逸在春寒料峭的时候感受到了更大的寒意。战队的信任装备的升级并没有解决刚开始站在正面治疗位置上的小牧师出现的问题,质疑嘲讽谩骂或多或少会影响到这位一年级生的心情,尽管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必要的。

或许从一开始答应过来就是个错误,兴欣也应该有更好的选择。安文逸披上大衣,想要去别墅的阳台上透个气。

隔着眼镜清晰的看见有人在那里,哆哆嗦嗦的裹着件厚棉衣,十分不潇洒的缩着,拇指和食指捏着一根烟,低着头猛抽。发现他过来也不惊讶,“哟,睡不着啊小安。”

安文逸迟疑的点点头,“魏前辈。”

“啊啊,”魏琛把烟从嘴里拔出来应着,没头没脑地说“要对自己有信心啊年轻人。”

我还没说什么好吗,安文逸想。

“老夫说的不对?”

也不是……安文逸没说话。

“切,肯定是因为傻逼记者说的话烦了吧,当个屁放了吧,我跟老叶都相信你,就凭你过年那会儿的无耻行径你肯定没问题。”

原来是因为这个吗……“魏前辈,”安文逸开口,“我觉得兴欣还应该有更好的选择,起码比选择我要好的。”

类似的话已经给叶修说过了,尽管收到了队长实事求是但是看起来像是宽慰的答复,安文逸怀疑自己的想法却还没有完全消除,这种疑问不能给叶修再提第二次,关系好的乔一帆看起来比自己的心态还不稳定,也不是可以商量的人选,也许眼前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老前辈是个商量的好人选。

“转会窗开启的时候,果然还是换一位选手比较好啊,正面治疗我真是应付不过来,拖大家后腿了。”

魏琛吊儿郎当的抱着胳膊叼着烟看着比他小了十一岁的大学生,不说话,过了一会见没了下文,把烟取下来深吸了一口,吐出来一片青烟,开口道:“老夫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些大学生,脑袋瓜儿里天天都琢磨那么多事,怕拖战队后腿就练呗,被狗屁记者骂了就打好了打他们脸呗,怕个球。你要说战队把谁当包袱我都得第一个滚蛋,结果老叶不还是哭着抱着哥大腿不让我走吗……“最后一句说的时候烟又被塞回嘴里,模模糊糊不太听得清。

“你凭啥啊。”魏琛半是自嘲半是劝解的开口,“我还没放弃呢,年轻人有什么资格半夜在这里睡不着觉,撒泡尿回去睡觉吧。”


安文逸有些艰难的消化着魏琛并不好听的话,他拿到了一道题目,分析再三得出的结论是他做不出来,然后魏琛就过来把他的卷纸撕掉了,潇洒的一扬手,背后飘的全部都是被干脆忽略的问题,洋洋洒洒像是雪片,年龄,手速,反应,这些都是背景,这位老将还站在那里,挣扎着要跨过去。

换作安文逸在魏琛的境地大概最开始就不会答应叶修在三十岁的年龄再复出。他对自己有个无形的限制,来源于理智形成于考量,在这个范围内他可以尽全力做到最好,却始终不愿越出这个范围, 他的冷静自知此刻成了他走下去的阻碍,而魏琛粗犷的行事作风拉了他一把,告诉他可以什么都不用想。

是啊,他都还在坚持。

再往后,安文逸对自己尽管还有质疑,但他学会了不去理会,就像可以做到那样去努力。在以前,怀着这种不确定的心情去做一件事对安文逸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尽管表现不尽如人意,媒体刺耳的声音没有停止,却意外收到了偶像的肯定, 终于在对阵贺武的比赛中,安文逸拿到了团队赛mvp,关键时刻放出的神圣之火更是让他成为全场的焦点,他对着媒体略显无力的让他们再看看比赛,并不能像魏琛那样自然的说出多亏了自己这样的话。安文逸暗想:其实有时候跟他学一下也很不错,起码可以显得更自信,跟战队的气质也能融合得更好一些。

纸面上可以考量的数据,意识里习惯性的判断,令人不安的不确定性,其实并不会带来可怕的结果。

回家休整了一段时间,以前称之为暑假后来叫夏休的日子结束了,复学的各项手续办得十分顺利,学校考虑到安文逸的特殊身份,为他安排了一间教师才可以租住的单身公寓,接下来的一年他只要修完剩下的学分完成毕业论文就可以了。

再次回到学校的几天里安文逸稍稍滋生了一些伤春悲秋恍若隔世的心情,对于已经退役这个事情他始终没有什么实感,校园里熟悉的建筑和草木让他觉得自己放了一个漫长的假期而已。并不是因为状态下降,联赛的停办倒让像被人强行终止了职业生涯,不能用英雄迟暮时不我待来形容,与其说是个人的老去不如说时代的终结。

安文逸倒是真正想到了一位老将的退役。

那是兴欣夺冠的夏天,情绪和H市的温度一样热烈,奖杯摆在训练室里熠熠生辉,提醒着不敢相信的兴欣队员这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总决赛完了那天晚上通宵达旦的狂欢,比挑战赛夺冠时更加激动,不知疲倦运转的空调吹不下众人脸上意气风发的红光,啤酒一瓶一瓶灌下去,公会里赶来的粉丝甚至喷起了香槟,把这热闹拉得更长。

然而并没有什么永不结束的夏天。

比赛结束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在H市留了几天,一如往常做做训练打打boss。没事的时候包子逗着罗辑玩闹得鸡飞狗跳,唐柔跟苏沐橙看着狗血剧的时候莫凡会时不时出来刷个存在,被方锐看到就毫不留情地说小忍者怎么总往那边跑,乔一帆手机不离身没一会儿就拿出来啪啪啪发短信,安文逸端着乔一帆倒的水晃到苏沐橙的位置,吐个让人瞬间出戏的槽,总能收获苏女神怨念的眼神和唐小姐温柔的肘击,叶修魏琛两个老烟枪蹲在角落努力制造室内pm2.5,被收到小报告的老板娘果断地拎了出去。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该来的总会来的。

三十三岁的烟枪魏琛同志在某次午休回来深情款款地和冠军奖杯神交了一会儿之后慷慨宣布老夫现在冠军在手钞票我有过几天就回老家,年轻人要膜拜要告白就趁现在啦。训练室静了一会儿才响起嘘声,叶修摸着下巴说赶紧走我们不需要你这老不要脸的,魏琛谦虚到我哪敢在您面前说不要脸的道行深。

魏琛要走的头两天把安文逸单独约了出来,短信里写着“小安你还欠我一顿酒没请呢。”

安文逸收到短信有些疑惑,“魏前辈我不记得说过要请你喝酒。”

“哎哟年纪轻轻记性这么差,咱刚到兴欣那会,你说有机会拼酒的,想不起来啦。”

哦,安文逸想起来了,兴欣全员第一次在H市集合的时候,喝了六瓶多的魏琛还未尽兴拉着自己要一决高下,不过当时看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就敷衍说下次。

居然记了那么久。安文逸嘟囔到。

吃饭的地方就在网吧附近的一个馆子,经常过来跟老板也熟得很,到了以后魏琛作主点菜又要了半件啤酒,跟老板打个招呼就扎进了厨房里,留下安文逸一个坐在那里纳闷。
过了一会儿魏琛端着一盘炸酥肉出来了,放在桌上啥也没说就夹了一筷子肉再灌下半杯啤酒,心满意足长出了一口气:“爽,喝酒还得配这个。小安快尝尝。”说着给安文逸倒上了一杯酒。

“好吃,不过为什么还得自己做?”安文逸问。

“老板说我的做法是邪道,不给我做。啧啧,就他那做法,一嘴下去都是调料的味儿哪儿还有肉味儿。”魏琛咂咂嘴,十分得意的又灌了一口啤酒。

安文逸笑了笑,这几年在外面上学和打比赛,吃得都不如家里的菜清淡。魏琛的酥肉也就用盐和花椒粉腌了,味精料酒一概不加,挂了层薄薄的蛋清面糊炸得酥脆,里面的肉还很嫩,要下去香气四溢。安文逸吃着酥肉喝着啤酒,听着魏琛在这边说话:“我混了这么多年,在外面好的赖的都吃过,就是觉得家里的那口饭好吃,想得狠了就学着做,咋样,咱手艺不错吧?”

安文逸咽下嘴里的肉才说:“真不错。”赞美十分诚恳。

魏琛嘿嘿一笑,抬起手俩人碰了杯酒,魏琛说小安你知道不一开始我看你可不顺眼你知道不?安文逸一抿嘴说怎么不知道,那会儿语音的时候你在旁边说我这小子这小子的我都听到了。魏琛也不尴尬,说我当时就觉得你这大学生特精明特有心计,我最烦跟你们这种人打交道。安文逸答道明白,其实我也差不多。魏琛一咧嘴说我就知道。安文逸放下杯子看了一眼魏琛,顿了顿才说,那时候不是还没出校门么。

确实最开始两个人是互相看不顺眼的,从小魏混到老魏这么多年,魏琛与人打交道一向简单粗暴,碰到安文逸这样冷静分析理智行事的风格总有一种“沟通起来怎么这么费劲”的感觉。

况且还有两千块钱分量的“谈钱伤感情”。而以安文逸只有二十年单薄的人生阅历来分析魏琛的行事总会得到一个“这人怎么能这样。换了是我如何如何。”于是就这样多了几分留意,有不解有抱怨有嫌弃还有某种程度上不自觉的关心。

就这么如果说出来也许是个好的发展契机,偏偏理智如安文逸几乎只有大局和自己两种思考立场,很少分出精力去给作为个体的别人着想。而魏琛看人向来简单粗暴凭直觉划分,很不幸一开始安文逸就稳稳的踏入了魏琛最不喜欢的部分。好在魏琛并不固执,改观倒也容易。在看到安文逸并不是故作姿态工于心计而只是一个未出校园的大学生不懂世故之后,魏琛也就放下了对他的反感。第一次聚餐时发现安文逸酒量与自己不相上下也让魏琛在酒桌上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好感度也涨了一截,不然也不会意犹未尽地拉着人拼酒。再往后看到安文逸为了磨技术主动加练,从队友跟朋友两个立场都觉得这小子其实不错。

其实在兴欣这一年安文逸也变了不少,离开了校园那个相对单纯的环境,他接触到了更多的人和事情,在比赛中成长起来,比起以前的理性也渐渐多了几分热情,打破了内心那个无形的限制。跟性格截然不同的魏琛的关系也渐渐变得融洽起来。

竞技这种事,说起来就有种同甘共苦的热血畅快,是队友也是战友,况且兴欣的气氛又是一等一的热闹,两个人不自觉的也就相互影响了起来。尽管学院派青年经常噎得老混混半死,没下限的队长就在一边幸灾乐祸:“老魏同志看见没,知识就是力量。”

几个菜也陆续上齐,酒桌上免不了俗的话题就是个“想当年”,魏琛在这方面谈资颇多,聊得眉飞色舞,联盟头三年开荒一代都十分辛苦,魏琛讲来却有趣。赛场上的胜负硬是被他讲出了江湖气的快意恩仇,只打了一年的安文逸并不是十分理解有些听起来挺残酷的事怎么能被魏琛轻松道来,带着一种颇有感染力的豪气,连带着表情有生动了起来,安文逸听得入了神,直到最后魏琛用一句经典的话做了结束:“老夫当时还真是神一般的少年。”

安文逸给他敬了杯酒:“必须是。可惜只跟前辈同队了一年。”说着一饮而尽。

魏琛接着说一年也不亏嘛你看这一年我不是拿了冠军了,哥知足了不像某些不要脸的人拿了四个冠军啧啧。


接着魏琛就随口爆了几个远古大神们的陈年旧料,安文逸听得有趣抖着肩膀低下头哈哈笑了一会儿,抬起头顺手摘掉了眼镜,在眼睛中间按了一会儿,两颊泛起了点儿红,不知道是笑的还是喝酒喝的。
对面的人看着却怔了怔,兴欣的小牧师平时不说喜怒不形于色起码很少见他这么情绪外露过,几乎赢了重要的比赛后才能见到他开怀大笑。笑成这个样子还真是少见,魏琛想着大概是喝多了,手在他脑袋前边晃了晃,也没敢像平时揉罗辑跟乔一帆那样揉上去,问:“小安你喝多了?”

“嗯?”安文逸抬头,没戴眼镜眼神有些散,眯了一下才跟魏琛对上视线,“没啊,才四瓶。”

平时戴眼镜的人摘下眼镜总让人觉得有些不一样,魏琛看了看这时候的安文逸才发现他长得其实挺面嫩,眼神干净长着漂亮的卧蚕,还没来得及生出皱纹或者别的什么能彰显时间痕迹的东西。安文逸有种超出年龄的冷静,总让人忘了他不过是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

年轻真好啊。

“魏前辈?”见魏琛掉线似的没动静,安文逸出声喊了一句。

“啊?哦…没事,我刚才琢磨吧,有些事挺逗的,要是没有荣耀我铁定不会跟你们这种文化人在一块喝酒,还这么年轻……哎小安你小我多少?十岁?”

“差不多有十一岁吧。”

“哦,我真得算老大哥了,都退役了你也别老前辈前辈的喊了,现在听着酸不拉叽,叫哥就行了。”

“好,魏琛哥。”安文逸喊完抿嘴笑了笑。

这顿饭吃了有两个多小时,话说了很多但是两人说好的拼酒倒是没有完成,那半箱酒十二瓶喝完魏琛拍拍肚子说行了喝得差不多了,安文逸问不是出来拼酒的吗这才到哪儿,魏琛就站起来顺手往安文逸头上呼喇了两下:“差不多得了这两天你也没少喝,职业选手嘛还是不喝酒的好。”

安文逸也站起来冲着魏琛笑道:“那魏琛哥还把我叫出来?”

魏琛听出来了点意思倒也坦然,点了根烟说:“这不都要走了嘛。”

回去的路上魏琛走在后边拖拖拉拉的吸着烟,安文逸走在他前边两步,时不时扭过头来问两句魏琛以后的打算,魏琛说也打算回家了,三十几岁的人了总不能老在外面漂着,家里还有老人,一把年纪了也该考虑得多点。絮絮叨叨说了一堆。

“前辈还会打荣耀吗?”安文逸停下来转过身问他,却还是原来的称呼。

“当然打啊!小安你怎么问出来这么傻逼的问题的。”魏琛弹走了烟屁股。

“没有……就是你刚才说的让我觉得……”

“这两码事嘛。”魏琛爽快的打断他,“荣耀我是不会放弃的。”

那天魏琛走在后面看着安文逸,刚刚步出青春期的年纪,身板还挺单薄在t恤牛仔裤里晃荡着,年轻得让魏琛羡慕不已,他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来续写他的未来,而这个未来是魏琛不能和他一起在赛场上打拼出来的。怎么看都是两个完全不像的人,除了荣耀似乎一点交集都不会有,就在刚才一起喝酒聊天,魏琛也不得不觉得人生真是充满了意外,只不过他选择了让意外就停在了意外。

最开始确实是魏琛前辈情怀泛滥,对兴欣里的一众小毛头都关爱有加,摆出一副“你大哥我”的姿态,七分调侃三分关心,每次见乖宝宝如乔一帆和罗辑一副被欺负了的表情都让他觉得十分得意,莫凡也偶尔抽抽两下嘴角,包子更是直接拜了大哥,只有安文逸似乎完全不受影响反而几次把他噎得半死。是说老魏同志秀才遇到兵直接化身大兵往上踹,但是这个秀才一副高冷精英的样子让他觉得踹过去也没用,此人似乎滴水不漏毫无破绽,让魏琛有种挫败感。直到某个春寒料峭的夜晚出来抽烟时看到了他胡乱披着衣服翘着头发一脸犹豫迷茫的样子,才知道他也会被影响,也有怀疑自己,看上去不精明不冷静的时候。说到底还是个年轻人,心思也好懂,一眼看过去结合最近的事就明白了七七八八,魏琛脸上没表现出来心里还是有点动静的,这样子的安文逸他还真是没想到。那天在阳台上夜谈也多少勾起了魏琛的心事,安文逸说自己不行的时候魏琛其实有点恼,想着自己这一把年纪还在打年轻人有什么资格放弃,本来就不会劝人说话也就不好听,本来以为大学生听了这话会跟自己置气,没想到这孩子一副很受用的样子,临走还客气的说了句谢谢前辈,让魏琛捏着烟哟了一声。自从发现这孩子没表面这么成熟之后,魏琛就不自觉的对他多了几分留意,慢慢地对他的心情也跟之前有了区别,不是作为一个前辈对后辈的关心,而是作为一个个体的人被吸引,虽然安文逸情绪不容易容易看出,魏琛还是饶有兴趣的去分析去猜测,渐渐感觉他其实是个挺有趣的人。有时候发现自己对他的留意多了点,也就自嘲一下,没有细想也没有期待。

能说的话也只有:小子,你以后要加油啦。

以前不觉得,打过职业联赛有了对比安文逸才知道校园生活有多清闲。就算他现在准备着要补的考试课还有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压力也比打比赛时小得多。

兴欣战队的第二年很是艰难,叶修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状态下滑,散人的空间也被进一步压制,加上跟新队友之间的磨合,安文逸作为治疗角色的操纵者压力可想而知。魏琛退役后荣耀比起以前很少玩了,对战队的问题倒是十分上心,经常打给陈果让她给大家听,有些时候是打到安文逸私人手机上的,说些没边没际的话或者听安文逸吐吐槽,真的就摆出了一副大哥的姿态。有比赛的日子安文逸接到电话后心情就十分轻松,魏琛也跟计算好一样不会打扰到安文逸的作息,日子久了竟然也成了习惯。

只是还有什么是变了的。对于比赛两人聊的越来越少,魏琛走得干脆,连公会都没有留,安文逸也知道赛场上的事情说出来不是找个人说说就能解决的。魏琛现在混得越发风生水起,讲述的有些事在守规矩的安文逸听来都有点心惊肉跳,想说点什么又觉得自己实在是不了解那边的事儿,只得揉着眉心叮嘱一句您老悠着点,那边倒是爽朗地哈哈笑开了,行了小安我那么多年的经验了有分寸。

跟老魏认识的时间越长安文逸越觉得自己的人生经历简直太苍白了,除了中途退学打比赛这一件算得上壮举的事,他还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蓝雨前队长魏琛,兴欣的超龄队员魏琛,还是现在的魏琛,都在吸引着安文逸。

他们的差异那么大,却也因此不断吸引着对方。

这天下午在图书馆查论文资料的时候安文逸接到了魏琛的短信,语气散漫连标点都没加,有种让人忍不住要揣摩一下的刻意,说是这两天要去北京一趟小安啊你学校在哪儿啊我去找你不是为了喝酒。

差点在安静的图书馆里笑出来。你来啊我这儿有地方接待你,只怕魏老板看不上眼。

小子你可以啊,几年不见你连嘲讽都学会了,以前最多丢个神圣之火,真是不可爱的后辈。

全仰仗魏老板神武英明教育得当。

你现在干嘛呢?

我在图书馆写论文。

那你写我就知会你一声。

等安文逸出了图书馆时天刚擦黑,正在下长长的台阶就看见一个七分熟悉三分陌生的背影十分不讲究的坐在台阶上,他两步跑了过去,果然是魏琛。又沧桑了一些看起来却越发得意的魏琛举着烟对安文逸嘿嘿一笑,随口扯了个理由:“我的火车来早啦。”(end)

—关于晚饭—

魏琛把行李放在安文逸的小公寓里,打量了一下发现这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厨房收拾得还不错,随口就说到:“小安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啊。”魏琛这么多说倒也没打算真做,他不相信自己那么远跑过来安文逸真好意思让他动手。

“小酥肉。”安文逸迅速的答到。

谜之音:魏老大你忘了兴欣网吧里的2000块了吗还是转账的。

“小安你好意思吗我在外面吹了两个小时的冷风就你们b市这破天冻不死也呛死了你忍心让我给你做饭?”魏琛马上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不是给我做,是教我做,以后我也做给你吃。”

—关于电话—

魏琛在给以前的哥们打电话,“啊对对对结婚了。……啊怎么认识的?两千块钱买来的!……真的!还是个大学生!又高又瘦又有文化比我还能喝!”

这边安文逸觉得最近是不是太纵容某些老家伙了,并且对自己的判断力产生了怀疑。

不过谈个恋爱,还要什么理智呢。

一些要说的话:人生第一篇写完了的东西,与其说是同人倒不如说是对这个cp的理解+一点脑补。文笔差结构糟没剧情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改。大概是第二遍看全职的时候萌上这一对的,2000块和六瓶啤酒啥的,老流氓和大学生啥的。最初是想主要写老魏的,但是把握不了……其实在我眼里老魏是个很有感染力的人啊!而且老魏也有会害怕的时候,比如跟叶修在网吧二楼看嘉世那会儿就慌了神了,真的都不是那么强大的人。写出来就是为了留个纪念啦,这么冷的cp。其实安魏魏安无差的,因为没有肉,但是魏安听着不好听´<_´,真要写肉的话还是比较萌老魏攻,但小安推老魏也十分带感啊(闭嘴吧你又不写)。最后谢谢每一个看了这篇文点喜欢点推荐的妹子让我知道还有人看的,要是一个都没有我就玻璃心删文不写了,反正写的也不好。
总之完结了!
 咦我突然发现手机发出来的格式跟电脑发出来的格式不一样……

=================================
以上是去年写的,依旧是重发系列!我找到导出文件啦,本来是想修一修的,但是非常可惜的发现找不到当时写这篇的感觉了,时间一过自己的理解也都不一样了,还是留着那时的感觉吧(还被原作打脸了),再次谢谢看过这篇的每一个人~(*´艸`*)谢谢井姑娘~(可以这样称呼吗?)

评论
热度(37)
  1. 鹤屋南北50q 转载了此文字
    押金组可萌可萌了!
© 鹤屋南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