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为车驾酒为粮 为恋长生不死乡

【黄喻】一场风花雪月的22(12-13)

一路春白:

前文:(1-2)/(3-4)/(5)/(6-7)/(8-9)/(10-11)

======================


12

“综上所述,”黄少天说,“我觉得我在这场友情的破灭之中,也是要负些许责任的。”

徐景熙:“……”

“说话!”

“……你们基佬分手的时候,都这么说学逗唱的吗?”

“??!!”黄少天大吃一惊,“哪个是基佬!那个分手啦!你这个人脑子瓦特啦!话不要乱讲好不啦!”

徐景熙只恨三次元打不出#鄙视的表情:“装什么装,团长不是帮主夫人吗?不是你明媒正娶的男朋友吗?”

“瓦特砸发可儿?!!我跟团长就是普通的小伙伴好吗!”

“普通小伙伴给你包桌子小药马草?!”

“那不是他助人为乐吗!”

“普通小伙伴随叫随到给你当绑定奶?!”

“那不是他悬壶济世吗!”

“普通小伙伴进可给你插装备退可帮你做日常科举的时候还帮你百〇回回一百分?”

“百〇嘛,我自己,也是可以百〇的……”

“哎呀,哎呀哎呀,”徐景熙服气了,“百〇?百什么〇啊?你这智商,以后基本也就告别百〇了。这么说起来团长一点儿错都没有了,你管他跟谁情缘呢你又不是他情缘。”

“但是王大眼可是宿敌微草的!”

“小卢情缘也是宿敌微草的,你怎么看?”

“………………他找情缘关我什么事………………”

“嗯哼。”徐景熙抬了抬下巴,示意话已至此,不必多说。黄少天脑子里飞快地转了几个弯,颤颤巍巍地开口:“你的意思是说……我排挤团长?………………”

徐景熙露出一副看在他读条的时候跑出治疗范围的DPS的表情,其中充满了不可言喻的嫌弃和难以描述的悲悯。

“不要那么看着我我发誓我没有排挤团长好吗!我又不讨厌他我干嘛吃饱了没事儿找他的茬,不但不讨厌他,我还挺喜欢他的……”

“……”

[帮会][灵魂语者]:啊,怎么说呢,黄少天,一个注定孤独一生的人

[帮会][涛落沙明]:傻比狮子座

[帮会][灵魂语者]:是的,傻比狮子座

[帮会][八音符]: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帮会][夜雨声烦]:我在线呢!!!!

[帮会][夜雨声烦]:你们对我有什么不满!不能明说吗!

[帮会][夜雨声烦]:我们在谴责团长这种以疏间亲的行为上不是应该保持一致立场的吗!

[帮会][夜雨声烦]:明明他是我们帮会的!

[帮会][夜雨声烦]:每天也跟我们一起活动!

[帮会][夜雨声烦]:带团下本野外绑定奶什么的那都是跟我们关系比较好才对!

[帮会][夜雨声烦]:看看帮会头衔,他是我们的脑子好使大统领!

[帮会][夜雨声烦]:王大眼哪里冒出来的,敢来截我们的胡!

[帮会][夜雨声烦]:你们忍得下这口气?!

帮会频道里被这一连串刷屏滚过以后寂寂无声,半晌以后,小卢举起了手。

[帮会][流云]:黄少,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但是不讲我要憋死了,大家说要等你自己领悟,不过我觉得,等你领悟了,百花缭乱的悦都刷出来了

[帮会][夜雨声烦]:#发怒#发怒#发怒讲!!!

[帮会][流云]:你先立誓饶我不死#可怜

[帮会][夜雨声烦]:#发怒#发怒#发怒饶你不死截图为证!!!

[帮会][流云]:不要多想了好吗,你就是喜欢团长而已你个傻比

[世界][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我终于刷出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悦] [悦] [悦] [悦] [悦] [悦] [悦]#欣喜#欣喜#欣喜#流泪#流泪#流泪苍天有眼啊!!!!!!!!!!!

黄少天的心情从雷霆震怒到被吓得飞龙在天到最后好似整个人都被千斤坠了。

“你讲乜?!我喜欢团长?!哪哪哪哪种喜欢?不是我想的那种吧?我、我喜欢团长?!!!”

徐景熙从邻桌把脑袋探过来,扒在黄少天的桌沿上:“你摸着良心,说出一个‘不’字看看。”

“不…………说……我怎么好喜欢团长呢……我这不是一恋上就失恋的节奏吗!!!”黄少天的三观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小脸煞白小手冰凉地捂住了脸,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叽里呱啦地响了:“阿萨辛大人,您的话语~就是我生命的——”

“喂喂喂魏魏老师好!什么事?嗯,您说!啊?晚上?有时间有时间……嗯嗯,好……吃饭?……行……您说几点去哪儿……好……没问题我肯定不迟到……好……行那您忙,晚上见……”

黄少天把电话一挂,一脸的生无可恋:“魏老师晚上要请我吃饭……”

“又不是第一回,你也不用那么紧张。”

“怎么可能不紧张!我可是喜欢他侄子——啊,一不小心说出口了。”黄少天嗷了一声,“我这算不算小三啊!”

“上不上八一八啊!”

“有没有好下场啊!”

“我还特么把秋裤扔他脸上了啊!!!!”

“不行我还是得消化一下……”

“是不是还有一种说法,给他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徐景熙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你们还拉过手似的。”

黄少天心虚地没理他,忐忑不安拾掇了一下自己,满怀心事地去赴魏老师的鸿门宴了,心说就算此时此刻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索花哥,能从他叔这里入手获得一点情报也是好的。这回这晚饭还请的挺正式,没搁食堂啊路边摊啊随便吃吃,在有名有姓的饭馆里还搞了个小包厢。黄少天在包厢门口整理了一下着装,敲敲门推门进去:“魏老——”

“嘭——”包厢门又猛地关上了,黄少天站在门外面,一个劲儿地说服自己:“这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天太冷了脑子里冻出洞来了我去洗个手再来开门最近手黑最近手……”

“兔崽子干嘛呢给我滚进来!”魏琛大喝一声。

喻文州拿茶水烫了烫杯碗,露出一个如果黄少天看到了一定会吓出一身白毛汗的笑容。

 

13

“这边这一位,玩索克萨尔的,喻文州,是我侄子,口字旁比喻那个喻,文学青年那个文,州官放火那个州,哈哈哈哈!”魏琛爽朗地大笑了几声,“这一位呢,就是我的开山弟子夜雨声烦黄少天了,扫黄打非的黄,少年包青天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有礼貌地微笑了一下:“你好。”

魏琛摸摸下巴:“怎么搞得我像个相亲介绍人一样,不要这么拘谨嘛!平时每天都在游戏里见不是嘛!我就是听说你俩最近有点误会,反正这么近,面个基说清楚就好了不是!少天你不知道我大侄子跟你同校吧!”

“不、不知道……”黄少天磕磕巴巴地回答,在听到“面个基”这三个字的时候越发生出一股想死的冲动。

“你怎么了?脸色不好啊……”魏老师关切地问。

“我我我……天冷冻的……”

“冷吗?今天温度还行啊?”

“我我我作死,没穿秋裤,冷……”

“秋裤呢?”

“……………………送人了。”

喻文州夹菜的手没忍住抖了一下,一颗肉丸子“啪嗒”掉他碗里调羹上了,一边用筷子插起来一边感觉到黄少天的视线偷偷在他身上瞄来瞄去。

黄少天给徐景熙发短信:「怎么办啊说起秋裤的时候他一气插穿了一个肉丸!!!这说明什么!」

喻文州给王杰希发短信:「他居然说他扔秋裤是送人,呵呵,这是不是……说明我还有机会啊?」

徐景熙安慰道:「说明他饿了。」

王杰希质问道:「你是不是脑子饿出毛病来了啊?」

魏老师开场的话讲完,见两个小辈没有一点要买他的账严肃活泼地面基的样子,不禁生出几分恼怒:“你俩别这么没个好脸色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仇啊怨啊的,到底怎么了?徒——咳不不不,大侄子你说,有什么误会?”

“黄同学觉得我跟微草的人走得太近,有辱帮风。”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

什么玩意儿啊就走得太近有辱帮风!黄少天在心里歇斯底里。怎么这么会避重就轻模糊焦点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吃个醋不行吗!!!吃个醋犯法吗!!吃个醋你咬死我吗!!!

黄少天艰难地开口:“哪里哪里,喻同学说得太严重了,我不管别人跟谁情缘的。”

黄少天给徐景熙发短信:「我已经尽量委婉地表达了他在我心中跟别人不一样的意思!」

喻文州给王杰希发短信:「好吧看来还是没希望,想大事化小都不行,感觉自己像个碰瓷的,人家就是不来扶。」

徐景熙质问道:「你就不能尽量直白吗!」

王杰希安慰道:「怎么是碰瓷的呢,你比较有智慧,是会使用战术的碰瓷的。」

魏琛边吃边回想了一下:“微草的人……啊?大侄子你跟你室友啊?”

“噗——”黄少天和喻文州一齐呛住了。

“王、王不留行是你室友?”

“是……不是,是室友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不熟……”

好了这回什么都别说了,黄少天绝望地想,这近水楼台的,这边刚开窍那边都同居奔现了,怎么比?怎么撬?怎么三?黄少天觉得嘴里的酱肉丝都是苦的,通知徐景熙:「我失恋了,人家铁板都钉钉了。」

喻文州也十分苦涩地直播给王杰希:「我大概要失恋了,看他那表情,他肯定觉得我早就跟你串通好了……」

故事发展到这里,黄帮主和喻团长不禁都埋怨起了魏老师,没事儿吃什么饭呢!吃不下!魏老师你到底干嘛来了!挑事儿吗!

魏老师的手机也嗡嗡震了,叶帮主召唤他:「干嘛呢?上线进组战场了。」

「有事儿,不去,老夫在拯救世界呢。」

「扯淡吧,又去祸害谁了?」

「啧,不要不相信,我在化解两个孩子之间一点误会,谁叫我为人师表呢,操心!」

「呵呵,你确定你没让他俩产生点误会?」

「放屁,他俩在我的一番语重心长的劝慰之下心结已经解开了,现在都特认真地在自我反思,真想给你看看他俩凝重的表情,哈哈,孺子可教嘛!」


==============

然而叶神已经看透了一切=L=

两个笨蛋谈恋爱哈哈哈哈哈【笑屁

其实快完了6w<☆~

评论
热度(1048)
© 鹤屋南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