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为车驾酒为粮 为恋长生不死乡

索克萨尔(1-3)

叶一。:

物似主人形

(1)

    在君莫笑的印象里,账号卡的性格和气质应该和他们的主人是差不多的:沉默的一枪穿云,聒噪的夜雨声烦,温和的索克萨尔,老成的战斗格式,一往无前的大漠孤烟,安然有礼的一寸灰……等等。而包括他自己,完美地继承了主人叶修的……嘲讽。

    一叶之秋瞟了他一眼,用和他一模一样地嘲讽脸说;“呵呵。”

    君莫笑,看在你刚进联盟不久,你现在的主人又是我前主人的份上,我就不说你还是太年轻了。

    所以当君莫笑在某次无意间看到了猥琐如同迎风布阵的索克萨尔后……他觉得他需要三十秒钟重建一下三观。

     “夜雨声烦。”他用一种沉痛的语气对着夜雨声烦说,“看到这一幕请问作为当事人的您有何感想。”

     “什么当事人啊!索尔本来就是这样的您还怪我咯怪我咯总之我告诉你这不关我的事——”夜雨声烦下意识地说出了一大串,在君莫笑无法忍受而伸手捂耳朵之前提到了重点,“早就习惯啦。”

xxx

    对于索克萨尔的性格感触最深的账号卡是谁?

    毫无疑问,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的性格前前后后有过三个版本,每一个版本下,夜雨声烦都站在索克萨尔身边,不同的位置上。

    索克萨尔第一个版本的性格,和现在的迎风布阵几乎差不多,要说那一点细微的差别在哪里……大概就是迎风布阵比当年的索克萨尔更猥琐一点。

    好吧我知道很难想象那是个什么样的画面……整张卡罩在暗色的斗篷里,肤色清白如透明,精灵耳,大眼睛,白发从兜帽里泻下,这么优雅的索克萨尔在地图里,上可爬树下可钻洞左可摸爬右能滚打……想想就醉了好吗……

    索克萨尔的样貌来自于他的第一任操作者,魏琛。想当年,魏琛还是个神一样的少年……所以如同所有中二病少年一样,自己的游戏角色自然就是怎么帅气怎么来,怎么骚包怎么来。这就告诉了我们一件事,索克萨尔长的既不像魏琛也不像方世镜也不像喻文州。

    君莫笑:索尔,有些人yy你长得像手残……啊不喻队长,你怎么看?

    索克萨尔微笑着回答,“把他们……还包括你,拖出去吊打一百遍。”

    硬要说索克萨尔长的像谁,大概只能回答索克萨尔长得像魏琛在年轻的时候自我脑补的理想形象。比较之魏琛的形象特点和索克萨尔的形象特点……那就只能总结一句原来每个猥琐大叔在年轻的时候都有一颗希望自己能够优雅霸气如同总裁的心了。

    那个时候,夜雨声烦跟在索克萨尔身后。

    有时候索克萨尔身后还会有其他的一些账号卡,夜雨明白那是索尔在带他们。不过,跟在索尔身后最久的,还是自己不是么?

    夜雨声烦每每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时光都会忍不住捂脸。他是怎么跟在索克萨尔身后的?他是这么跟在索克萨尔身后的。索尔跟着爬树他就跟着爬树索尔跟着钻洞他就跟着一块钻洞。抢野图boss的时候,索尔一声令下他就跟着索尔冲进敌阵,索克萨尔在前面搓着混乱之雨他在后面银光落刃后三段斩,搅的好端端的一张图上鸡飞狗跳。

    哎呦妈呀太没逼格了好吗。夜雨声烦忍不住捂脸,给人说出来自己秒秒钟名声扫地啊。

    他记得很久以前,某次看着索克萨尔在敌人堆里毫无形象地上窜下跳的时候,自己忍不住别过了脸,“哎呦这画面太美了我忍不住了,这他妈的这算反差萌呢还是啥呢,天啊让我冷静冷静我去厕所里吐一会……”

    一个站在他身后一起观战的小术士浅笑着接话,“其实我觉得索尔前辈挺适合这样的。”

(2)

    喻文州把笔记翻过去一页,握在手中的笔暂且放下。他微微扭头,眼角的余光瞥见侧躺在床上,一只手藏在被子下一只手挂在被子外,已然沉入了睡眠中的黄少天,不自觉地轻轻笑起来。把头转回去,喻文州伸手轻轻扭动台灯的转钮试图把灯光调的暗一些,却顺带触及了放在台灯旁的两张账号卡。

    啊。

    喻文州轻轻磨挲着两张账号卡,手部的纹路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明析起来。和大多数人想象的不同,喻文州的手不是特别好看。他的手偏干燥,指节又有些大,没涂护手霜放在空气里挂一会,手上就会出现深浅不一的细纹,那是缺水使皮肤表层收缩造成的,看起来就像是个中年人的手。

    “确实该多吃点泡椒凤爪。”他低声对自己说,面带笑意。

    指尖传来账号卡略冷的触感,也许是灯光暗下来的缘故,他的眸色较往日更为温柔,不知是因为身后睡着的人,还是因为指尖的两张账号卡,还是因为从记忆底层突然浮起来的连篇画面——

    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他坐在这样微暗的台灯下整理笔记。

    可彼时他所整理的并非团队战的战术,仅仅是术士角色的操作要领,所处的地点也不是在蓝雨的宿舍里,而是在自己家中。更何况,那时身后不会躺着一个熟睡的黄少天,台灯下的喻文州也不是现在的喻文州。

    那只是一个,挣扎在淘汰线边缘的,训练营时期的喻文州。

    在联盟中大多数人的印象里,蓝雨的剑与诅咒关系可好,好得让人不由自主地认为作为同期生的他们,在训练营时期就该是一对好友。

    真相和他人以为的事实相差甚远。

    喻文州和黄少天,训练营期间的关系叫做“抬头低头”。

    抬头仰视,和低头俯视。

    不不不不不……你们知道这指的不是身高,而是一些别的东西。

    喻文州是每次考核皆擦着生死线过去,被同龄人评价为,“啊,他居然过了,运气真好”的手残。

    黄少天则是被魏琛从网游里挖出来,倾心教导,当做蓝雨战队接班人培养的下一代核心。

    比较之下,天差地别。

    马克思老爷爷的思想里面有这么一条“人与人之间的阶级关系决定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那时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阶级相差甚远,即使他们之间的性格无比契合,却不具备之间发生交集的条件。所以,如果你去问那个时候的喻文州或者黄少天——

     “你知道黄少天/喻文州吗?”

     喻文州大概会歪歪头,无奈地笑一下,“我知道。是这个训练营里最优秀的人啊……蛮羡慕他的。”

     “啊?”黄少天会先愣一下,沉默一会,绞尽脑汁想一会,“哦……你说训练营里那个手残啊?不知道诶,我跟他不是很熟嘛。不过蛮奇怪的他是怎么留到现在的,你说是不是?”

    一目了然。

(3)

    但是,有一件事情需要说明一下。

    在平面上,有两条直线。

    只要它们不是平行线,那么就算平移后所成的角再小,也终会有相交的一刻。

    这一刻在下一秒到来了。

    放在一旁的手机突兀地震动起来。喻文州下意识地戳开来:

    [蓝雨xx届训练营交流群]魏琛:小子们,有没有还活着的?吱个声。

     后面跟着别人发的一大串“吱”

    [蓝雨xx届训练营交流群]黄少天:来来来来来来活着的一块抢boss啊魏老大带队,来的吃香的喝辣的一块干死嘉王朝这帮怂包!

     之后他扔了一个坐标。

     接着交流群就炸了,有大喊“黄少等等我”的,也有表态“马上赶到请组织放心的”……各种。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一条一条飞快向下刷的交流群,伸手去开电脑。

     联盟第一术士带队练兵……怎么讲也算是机会难得。

     不过当喻文州开着自己的术士号赶到掐架地点的时候,几个公会间的战斗已经趋向白热化……谁让他一开始电脑没开呢。战圈里面一术士一战斗法师正掐的火热,伴随着漫天的垃圾话。战斗法师的名字不叫一叶之秋,但是在场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看的出它的操作者是谁。

     之后喻文州倒是再也没有见过这个战法号……直到第九赛季挑战赛,兴欣对嘉世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事隔多年,喻文州却清晰地记得那个战法号的id:

     “战斗格式”。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而那个和战法对撕的账号就不用多说了,索克萨尔在战圈里旋转跳跃闭着眼,愣是喻文州也给这风骚又不是猥琐的走位震惊了一下下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并没有]。他既然来迟,自家指挥又在和对面公会的头头撕地水深火热无暇顾及其他……自然就没有人对于这个新来的小术士做出“那谁谁谁赶紧去怎么怎么的”的部署。喻文州只能跟从大部队行动,对着boss扔两个技能对着敌方公会再扔两个技能……直到那个头顶着“夜雨声烦”id的剑客突然从某个角落蹿了出来,从背后给了战斗格式一刀来了一个浮空,给完一刀马上跑路蹿到了小术士的旁边,放下刀,挑了一个好的角度围观索克萨尔是如何无节操调戏被意外打浮空的战斗格式的。

      只见索克萨尔跳了起来。

      只见索克萨尔一脚踢上了战斗格式。

      只见战斗格式飞向了人群。

      只听见魏琛一声令下,“小的们抽他!抽死不要钱!”

      喻文州“……”他忍笑忍的好辛苦。

      站在小术士旁边的夜雨声烦头上冒出了一大串文字泡,文字泡内包裹着一连串的句号。于此同时,他听见了黄少天的声音,“哎呦这画面太美了我忍不住了,这他妈的这算反差萌呢还是啥呢,天啊让我冷静冷静我去厕所里吐一会……”

      接着,他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说,“其实我觉得魏琛前辈挺适合这样的。”

tbc

战斗格式的梗与下一个账号卡的故事相关w

。。。。当然我不知道这个坑填不填的上。私设多不是我的错。。。



评论
热度(14)
  1. 鹤屋南北回云 转载了此文字
© 鹤屋南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