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的相思 长叹一阵风

【全职】乡村爱情(不知道多少)题

叁佰肆拾柒:

在我手里攒了好久终于写完了!抽掉了几题,有些真心做不到啊……


真·此时有粉不如黑系列、lo主脑子不太好最近……原来发的重复小段都删了。


主黄喻,伞修甜甜甜甜~(总之就是撒糖!)辅江周莫橙。乡村土鳖酷炫风,结尾高能注意!


——————


乡村爱情三十题


1、丰收的喜悦
“春天你种下一个哥哥,秋天你就会收获一群哥哥……”


长大了的秋弟弟表示:


“骗子!都特么是骗子!”
春天他种下了一个哥哥,到了秋天,那个哥哥被隔壁老苏家大小子拔走了。



2、村支书之位的斗争


三年一度的村支书选举喻文州高票获胜。


其唯一的对手叶修因耳鸣遗憾地缺席。



3、城里的老板


村东头紧挨着老苏家的墙头住着个郭明宇,十年之前上城做生意,据说这几年混的风生水起。


“屁老板。”叶修嗤之以鼻,“还欠着我两百块钱呢就跑了。”


后来郭明宇衣锦还乡想要“拉兄弟一把”的时候被苏沐秋委婉地拒绝了。


钱财易得,情敌可怕。


4、大学毕业生
“年轻人,要多下基层,脚踏实地,不要一天天想着往天上飞。”乡党委冯宪君书记如是说。


“对了,办公的地方条件有点差,最好还是到老乡家里搭个伙。”冯书记用元首的标准动作指点了几下办公桌上抽象的示意图。


笑眯眯的喻文州在想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作为过来人,我呢,重点给你推荐几家。”


“这个,村口老苏家,兄妹俩人都不错,有人说那家晚上闹鬼,半夜三更吱嘎乱响。我是个唯物主义的XXX员,不信这些,你自己也考虑一下。”


“这个,村东老张家,俩人都是南方人,养蜂客,一年里大半年不在村里,要能行的话也清净。”


“这个,老魏家,家里有俩孩子,一个上初中呢,还一个就你这么大,小伙子挺开朗的。”


“书记,就这家吧。”


村西老魏家,有个小伙子。


……十分健谈。

5、聘礼没给够,两家打起来了


对了,上一回咱们说到老魏家。


后来在黄少天和喻文州上演八点档戏码的时候天天插播开门歌。


各种意义上的。


有时候是公式的。“喻文州,我知道你在里头,开门开门开门啊!”


有时候是演技爆棚式的。“队长队长快出来我买了个裙子给你。”


有时候是狮子大开口式的。“喻文州我告诉你,没有一百万想娶我们家少天!做梦吧你!”


有时候是简单粗暴式的。“喻文州你X完不给钱!!”


 


要问魏琛为什么对喻文州保持着如此炽烈的阶级仇恨?那还得追溯到一年一度的大荣乡象棋大赛上。


 


喻文州和魏琛作为八十岁以下组的一号和二号种子选手,首轮碰撞,魏琛惜败。


“然后?”叶修想了想,一本满足,“然后老魏就输给我半年长白山。”


 




7、老板娘
“老板娘,红梅……再来包花生米。”


“哦,等下。”


 


啪嗒。


 


什么东西?苏沐秋伸长脖子一看,是本花花绿绿的书,POP写的标题有点模糊难辨。不过宋体写的编者名倒是很好认。


沐雨橙风?


 


想起妹妹死活也不肯说出口的“事业”,苏沐秋本能地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妙。

8、学骑马未遂摔下马背且被马踩
别闹了,这又不是西部风情三十题。


 


唯一值得一说的嘛……大概是当时刚刚下基层的学生喻文州忽然有一天“一时兴起”进猪圈喂猪,结果被众猪群起给活生生地拱了出来。


 


一身狼狈的喻文州出来正好跟黄少天撞了个对脸。


 


黄少天转身就回去拿了把刀,“文州等着我给你报仇!”【幸运地】经历了全过程的,是老魏家的老老少少再加上村口的苏沐秋一家。


感想?


 


……香。


 


9、致富新招


“沐橙。”苏沐秋叫住正在外地上大学的妹妹。


 


苏沐橙回眸粲然一笑,“哥什么事?”“不用动不动就往家寄钱,咱家钱够用。”某妹控显然不想让自家妹妹受委屈。


 


“没事的。”苏沐橙顺溜地回答,“我和同学最近勤工俭学赚了不少钱呢!”


 


“真的?都搞些什么?”苏沐秋半信半疑。


 


“呃……没什么,就是些,嗯……期刊什么的……”


 


这样说着的苏沐橙,让叶修觉得怎么看怎么可疑。


10、婆媳不和
当城里媳妇碰上农村婆婆,会碰撞出怎样的战火?


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儿子,又会摩擦出怎样的爱恨情仇?


最新一期黄少天出品乡村自娱自乐话剧《乡村婆婆俏媳妇》。首映地点,大荣乡兴欣村东岔路口第三棵大树下。


 


“我怎么觉得你小子是在含沙射影?……”一向粗线条的魏琛如是说。

11、卫生所的小护士
“咳咳……阿嚏!”


“这不是小肖吗?有病了挺着怎么得了,上卫生所打针啊!”


“叶哥……咳咳,叶哥修车啊……”


“没有,说你呢,你感冒了打针去啊。”
“我?……唉……”


 


戴妍琦,女,十九岁,上高中的时候差三分没能进美院,主业是大荣乡兴欣村卫生所护士,副业同人画手。


 


All肖党头顶青天。



12、分遗产
苏老爷子没了的时候,苏沐秋和几个哥哥确实闹过分家。


 


苏沐秋当时小,说不上话,当时就什么也没要,几个哥哥把家一分,各自寻生路去了,只给他留下一座祖宅。


现在一想,苏沐秋倒觉得这再好不过,不然的话,他还真没法和叶修同住一个屋檐下。


 


“敢不敢别四处漏水啊这房子……诶?!扶梯子,苏沐秋你扶梯子,要倒了!”

13、隐秘的旧时恋人
“这谁啊?”从苏沐橙高中课本里滑落出来的照片上那个男孩,暗色连帽衫,浑身透出生人勿近的疏离感。


“高中时候交的男朋友。”


“后来呢?”


“高三的时候分了啊。”苏沐橙撩了撩头发,“他提的,说要分。”


 


“甩我妹妹?……”苏沐秋磨了磨牙。所以到后来莫凡出现在村口正好看着苏沐秋的时候,即使是他也半天没鼓起勇气跟他搭话。



时间倒回高三的那个晚上,他和脱线的室友撸着烤串唱着歌。


“怎么办,班主任都这么说了。也是,苏妹子可是咱班希望之星,要考不上X大X华,老班肯定唯你是问。”


“分。”


“我去不像你啊,难道我看错了,其实你是个双子座?”


 


莫凡撸下最后一串牛筋,“卡蹦”一声把手里的竹签子干脆利落地一撅两半,“先分,考大学。再娶。”


20、狐仙奶奶


“小灵花啊,太阳升啊……”


“狐仙大神快快出啊……”


“急急如律令!”


“阿门!”
“算了吧,少天。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文州都不可能给你生娃的。”



22、计划生育人人有责
城里来的大学生喻文州后来被分到了计划生育小组。


于是每天看着清秀温和的大学生鼓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挨家挨户地宣传计划生育就成了村里的一大风景。
叶修有时候会拉着苏沐秋一起去听喻文州的讲座。


在黄少天高举右拳大吼计划生育人人有责的同时和苏沐秋一起大喊我们支持,然后被十里八乡的大嫂子们同仇敌忾般地瞪视。


目的不详。


黄少天看到叶修拉着喻文州不让走,死乞白赖地索要什么东西。


喻文州正色,“不行,那个是为了计划生育准备的,都是有数的,不能再让你这么拿了……你支持工作也不行!”


25、半夜村头的打谷场
一户苏姓村民家后院的草垛为何频遭毒手?


村头的打谷场为何深夜人影幢幢?
是古老的异变,还是人性的缺失?


(大特写)


请跟随我们的脚步,一起走进今天的《黄少天爱(伪)科学》。




27、颠倒是非的老嫂子们
“黄喻!我吃黄喻啊!”


“逆我CP者死!”
“叶AII大法一万年!”


“赶集的时候顺道去趟印刷场啊几位……”


 


颠倒是非何用老嫂子?
28、离别的车站
寒风萧萧,冷雨凄凄。


青年一身衣服洗得半旧,脚步迟迟地不肯迈出去。


“兄弟你放心走,小叶我帮你照看着。”
坐在轮椅上的人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哥!”转动着轮椅想要追上来,却因为碰上了石头无力地摔倒在地。


青年决绝地一挥手,大雨倾盆模糊了他所有的表情。


“停!”


“这组镜头可以了,你们都不错啊,辛苦了辛苦了,去领工钱和盒饭吧。来下一组群众戏准备啊,化妆来给短头发那姑娘补一下……”


独留叶修一个人在雨中怒吼,被翻倒的轮椅压在地上,四肢划动像只翻了盖的王八,“这么不负责任呢!给扶起来呀这地拔凉的……别走啊,王导!王杰希!王大眼!”
29、乡村最夯情歌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走!”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苹果……”


“再怎么爱你也不嫌多”


“爱你……”


 


路过的江波涛实在看不下去索性上前指导,“小周你这情歌不能这么唱……换个慢节奏的吧,说起来,你到底要追谁啊?”


 


“……你……”

30、结婚了摆流水席啦!


“要放老家,估计这会儿肯定摆流水席。”


 


“是啊,扯证了嘛……”


 


人物是叶修和苏沐秋,背景是宾夕法尼亚州一望无际的果园。


 


短信铃声响起,苏沐秋从兜里摸出来一看,果然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贺信,卡着时差发过来的。


 


“新婚快乐,祝幸福。”



评论
热度(48)
  1. 鹤屋南北为君一奏楚明光 转载了此文字
© 鹤屋南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