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的相思 长叹一阵风

[黄喻/ABO]一篇肉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禾子:

@Re_暖心 的点文 [希望能喜欢qwq


*黄A喻O


*R18慎入


*OOC预警


==




黄少天是个Alpha。


他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喜欢他们队长很久了。


那个叫做喻文州的Beta。


当他14岁那年在训练营第一次看见那个沉静如水的少年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被他所吸引。当然,那时候,他们的第二性别都还没有觉醒。


后来,就像黄少天所期待的那样,他与喻文州分在了一间宿舍。当那人带着好看的笑容向自己伸出手来说着“多多指教”,当黄少天握住那人温暖的手时,感觉那一股暖意从手心一直传到了心窝。


喜欢听那个人叫自己的名字,用温润的声音叫自己“少天”。


再后来,黄少天成为了一个Alpha。


Alpha的性别带给黄少天许多新的感受。例如其他Alpha的信息素味,对周遭更敏锐的感知,或者是一种叫做“独占欲”的东西。


多可怕啊。那个人分明不是你的Omega,你却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黄少天从来没有闻到过喻文州的信息素味。


一般在14-16岁就会迎来第二性别的觉醒,晚的也不会超过18岁。可现在他们已经19岁,早就超过了觉醒的期限。


喻文州是个Beta,大家都这样说。黄少天也这样认为。


毕竟只有Beta才没有信息素味,才能躲过Alpha敏锐的嗅觉。而喻文州平日里的举动,也确实很符合“Beta”的称谓。


他总是那样平静内敛,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确实很难让人往Alpha或者Omega的方向联想。


这让黄少天有些遗憾。


当自己觉醒成为Alpha的时候,他就在期待着,期待着喻文州能觉醒成为Omega,这样他们就有足够的理由在一起。


他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如果喻文州是Omega的话,发情时候会是一副怎么的样子。


平日总是带着笑的眼睛被雾气迷蒙了视线,脸颊酡红,用牙齿咬着嘴唇以免发出羞耻的声音。


他可以把手指伸进那个人的嘴里,让他发出更多撩人的呻吟,他还可以进入那个人的身体,一直顶到最深处,甚至弄哭他,听他用和平时截然不同的满载情欲的嗓音喊自己的名字。


他可以顶进那个柔软的地方,然后在里面成结,让他以后只能因为自己而发情,或许在遥远的未来,那个人会诞下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当然这些都只是黄少天的臆想。


 


这几天喻文州有些不对劲。


黄少天注意到,这几天的日常训练,喻文州好像有些急了。以往的喻文州知道自己手速上的缺憾,都会力求稳妥,但这几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喻文州有些急。虽然很细微,但是坐在他身旁的黄少天还是察觉到了。


因为两人住一间宿舍的原因,一般都是喻文州早起叫醒黄少天的。有时候黄少天即使已经醒了,也不会起床,只是等着那个人来叫他。


就比如今天。


黄少天一直在床上等待那个人来叫醒他,可是已经过了时间,却还没有等到。黄少天有些疑惑,于是起了床,去察看旁边喻文州的情况。


“文州你怎么了?已经到起床的时间了你是不是睡过头了?”黄少天看见喻文州裹在被子里,于是凑上前去掀他的被子。


喻文州还没有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的。“少天……”


黄少天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喻文州,有些小激动。


可敏锐如他,黄少天很快就发现了不对。


“文州你是不是生病了?”黄少天说着,拿手去摸喻文州的额头,“好像是发烧了,不过应该是低烧的样子文州你今天就休息吧,我去和魏老大请假,记得好好休息啊有什么想吃的没?”


黄少天的手凉凉的,这让喻文州感到很舒服,人也因此清醒了些。


“……没有……不麻烦了……”


“这怎么是麻烦呢?”黄少天马上反驳,“关爱舍友是基本嘛!不过你如果真的不想吃的话就先休息吧,中午我训练完帮你倒楼下粥铺买点粥来,生病的人就应该多喝粥。”


“嗯……”喻文州迷迷糊糊地应着,温润的声音软软的,撩拨的黄少天有些乱了心神。


黄少天打赌他从来没有听过喻文州这样的声音。


晃晃脑袋定了定心绪,黄少天一边说着“那文州你就再睡一会儿吧我先去训练了拜拜”就走了出去。


在出门的时候,黄少天闻到一股茉莉的清香。


黄少天摸摸鼻子,这儿什么时候栽了茉莉花了我怎么不知道?心里想。


 


在训练的时候,黄少天总惦记着喻文州,用平生最快的手速结束了日常的练习,在得到魏琛的允许之后,离开了训练室。


提着刚买来还热着的粥,黄少天往宿舍赶去。


在走到门口时候,那种隐隐的茉莉香又钻入了黄少天的鼻子。正奇怪着,却不想在推开宿舍门的时候,那种香味早已充斥了整个房间,因为开门而满溢而出,迎面扑在黄少天身上,让他全身都沾上了那种味道。


清香,却带着一丝丝甜腻,一丝丝引诱,让黄少天心头莫名窜上一小难捱的束火苗来。


忍住心中不知来由的蠢蠢欲动,黄少天疑惑地关上门,想着要首先去察看喻文州的情况,于是朝床边走去。


床上的人把自己牢牢地裹在被子里,缩成了一团。


“文州你有好点了吗我给你带了粥来,喝几口吧听说这样会好得快点。”


没有听见回答,黄少天就伸手掀开了被子。


这一掀,终于让黄少天明白了那种茉莉香味的来源。


一股浓郁的香味从掀开的被子中像爆炸似的炸开,缠绕在黄少天周身,引得冲动的Alpha不自觉地也释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两股信息素互相缠绕、互相撩拨。


而黄少天本人也在掀开被子的那一刻愣住了。


喻文州蜷在床上,双颊红透了,汗水染得头发有些湿,察觉到有人来,就微微睁开被泪水盈满的双眸,见是黄少天,张开被牙齿咬出印子的双唇:“少天……”


黄少天哪里见过这个样子的喻文州,大脑当机了十多秒才重新开始运转。刚刚喻文州叫他的那句,只能让他想到两个字——引诱。


这……是发烧吗?


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地深吸了一口气,难得没有说一个长句:“文州……你不会是……发情……了吧?”


黄少天当然没有见过发情的Omega,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在上生理课的时候或是平时听别人说的才了解这么一些,可此情此景,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


喻文州是个Omega,并且他发情了。




我还是想说 不要在子博点喜欢或推荐


↑请戳那个不要 我想这样是个人都会懂的吧↑




看完之后请返回这里点就好 


子博点的话会被屏蔽的




==


在码完这篇文之后


我好像进入了喻受的大坑……



评论
热度(423)
© 鹤屋南北 | Powered by LOFTER